我的大学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,遵循 CC 4.0 by-sa 版权协议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。
本文链接:https://twjitm.blog.csdn.net/article/details/73659628

导读
坐标:河北省保定市河北大学新校区。时间:公元2017年6月23日。事件:我们大学毕业了。

毕业,就像一个大大的句号,从此,我们告别了一段纯真的青春,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,一个充满幻想的时代……
时光冉冉,回想到四年前这几天还为了填写专业上大学的事情发愁,一转眼,我们就要走出了校园。时间总是停不下它的脚步,岁月总是催人年老。最后的散伙饭,才感觉的再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回到这自己留下很多故事的地方。
回想大学四年, 自己的大学生活是怎么过过来的,记得大一刚来的时候,作为一个南方小伙,第一次来到北方,第一次离家走这么远的路。满满的思乡之情,经常想家,想家里面的人,想家里面的食物,想家里面的一切。时不时的还在qq空间,朋友圈里面添加一点家乡的角色。大一,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一年,参加好多社团,感谢河北大学武术协会,它磨练了我在大学里面早起的习惯,大清早的去南院操场学习的习惯,虽然后来离开了它。大一就觉得自己不适合考研,所以一直就想着如何学好本专业。当时的懵懂,其实自己还是错过了很多。有人说,真正的人生就得必须经过坎坷,克服每一种困难都是自己宝贵的财富。这也就是当时自己来北方上学的一种态度吧,我一直心里想:千山万水两千七百多公里我来到这个地方,大学四年我绝不会一混而过。去做兼职,当洗碗工,当传菜生。当有一点点属于自己的收入时,那时候觉得是多么的快乐。然而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那是最廉洁的投入。辛亏自己醒悟得比较早,大二就结束了这样的生活。大二和大三,很火热。大一在学校本部度过,大二就来到美丽的新校区。享受美好的校园生活。在这一年,一个很机缘巧合,进入和中晋实验室,在这里度过一半的大学生活,在这里结识很很多志同道和的同学,老师,跟着一起做项目,学习编程开发,学习Android,web。在这里发生很多故事,有高兴,有悲伤,高兴的是自己学到很多,认识到很多,让我在学校除了宿舍呆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。悲伤的是和某人就彻底的失去联系,当再次面对面的相遇都不会记得。在这里有很多的舍不得,想到当年寒假的加班是那么冷得哆嗦,想到暑假加班是那么火热。想到一起开发项目加班一起吃饭的高谈论阔,想到项目完成大家的欢呼,想到当要离家实验室去北京老师送别的泪水,想到每当回来老师送别的饭桌。虽然没有给我们上过一节课,但是我认为实验室老师一直给我们上课,我们不仅是师生,还是很好的team。大四,北京实习,走过西直门,穿过西二旗,越过龙泽,大四选择来北京实习工作,一是为了接触更多的新东西,二是锻炼一下自己,学习到更多。感谢第一家公司让我学到很多,网络自动拓扑算法,新框架,脚本,如何在企业级开发中的工作。
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,回想起来四年还是做过了很多,虽然没有什么狗血的爱情,没有安排好的剧本,就只有每晚在实验室写完代码的熟悉道路,就只有那没有成熟就开始吃的路边的杏。就只有去北街当时觉得贵而且难吃的饭。就只有那个美丽而不熟悉的图书馆,就只有那永远不知道干嘛用的b3楼。脚步散落在整个校园,身影留下在浅浅的鸭子湖面。永远都记得那次一起去栽杏的场景,永远都记得每一晚一起从c1一起回来的场景,永远都记得在这个校园发生的一切。时间不停留在我想一直停留的地方,总是那么匆匆,猝不及防。
四年,醉过;四年,吐过;四年,一直在拼;四年,不觉得累。四年教会了我很多,四年改变了我很多。七月,我们和去年学长毕业时一样,把行李装好了箱,一点点往外运,整个宿舍楼就这样在几天之内变回空楼,变成一个无限伤感的符号。记忆也同时从校园离开,收藏进内心的匣子,那是我们的流金岁月,也是我们的宝藏。
以后,再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回来了,以后,回到南国之后再想起北国,首先想到的文化名城保定,也只有这座城市,埋藏着我的很多故事,会想起保定的七一路,五四路,想起一个叫做河北大学的地方。那有一段属于自己的回忆,属于自己的一段生活。会想起冉庄地道战,会想起易县清西陵,狼牙山。白洋淀,会想起直录总督,会想起那些年自己说走就走的一个人旅行,会想起火车站的大广场,想起在东站的遭遇。毕业了,当脱下学士服的那一刻,心理想这辈子估计再也没有机会穿上它了,当在毕业生留言墙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,心里想最后一次落名了。
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,生活还得继续,从来未曾放弃,面对以后的现实,宛如全民抗日。不管怎样,只有不断坚持。

展开阅读全文

[原创]我的大学(中篇)

01-13

[url=http://topic.csdn.net/u/20100113/09/55e1c543-ef53-4dbd-8a8f-c360fd23ff8a.html?9735]上一章[/url]rn[b]第四段:少年班[/b]rnrn 当年西安交通大学还有少年班,也不清楚怎么选上来的,但肯定是那个年龄段中的佼佼者。少年班的在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后,会插班到各个正常班中。在我们大二的时候,有五六个少年班的插入了我们系,年级平均要比我们小四岁的样子。rnrn 他们初进班的时候,有一次上课,听说这些娃娃要考英语六级了。当时很是惊讶,小孩子都这么厉害啊,我那是才在上学校的二级英语课啊。而且听说有些已经考过一次六级了,五十多分,没过。rnrn 当我大三的时候,通过六级英语考试时,发现那些小孩还在参加考试。而且听说最后才考了三十多分。我很无语啊。考了那么多次,居然还越来越低。rnrn 总觉得把一些好苗子,过早的进行强化教育,到头来很容易拔苗助长,非常可惜。也许按照他们的正常轨迹发展,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前景。rnrn 我们系那几个小孩子,最终的结果是只有一个考上研究生,其他几个都毕业了事。而且,从他们插入我们系开始,基本上每次考试都会好几门大红灯笼高高挂。rnrn [b]第五段:老师,你没有走错门[/b]rnrn 以前听人讲过大学里老师进了教室后,发现人多,以为走错教室,接着就走出教室的故事。我以为在我身边不会发生,结果还真让我经历了一次。rnrn 大学里最无聊的课程,可说是那些政治课了。因此,经常没有几个人去听,老师也心知肚明,有一个人也照常讲课。我们的哲学课就是这样,平时机会只有十几个人去听。到了期末考试前的倒数第二堂课时,老师说,下一节课划重点,基本上考试范围就在这其中。结果回去后大家都通知了那些没有去上课的。到最后一节课的时候,教室里几乎座无虚席啊,120多人都到齐了。rnrn 上课铃响,只见哲学老师夹着书本匆匆进门,到讲台前放下书本,抬头一看乌压压一片人,惊慌之下夹起书本又朝门口走去。我们高喊老师没有走错。老师到门口后,抬头又仔细的看了看门牌,确认是没有走错门后,又走了进来。老师说,没有想到,今天有这么多人。rnrn [b]第六段:游戏中毒[/b]rnrn 在上大学之前,我还不知道游戏是什么东西。进入大学后,第一学期就开始接触了游戏。那时候还是使用五寸的软盘。计算机还是DOS系统,噼里啪啦一阵DOS指令,将软盘中的文件复制到计算机,然后进行解压,安装。我的DOS指令的学习全是通过玩游戏学来的。rnrn 那时候还没有很多游戏,记得当时玩的主要是《太阁立志传一》和《元朝秘史》。逐渐的又增加了《三国志英杰传》。当然,主要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玩这种风格的游戏。rnrn 我的大学四年,计算机的升级速度很快,几乎就是一年升一级,从286,386,486直到毕业设计用586。因此游戏的发展也是很迅速,五寸的软盘很快退出了舞台。游戏也从C&C,红警,大富翁,魔法门英雄无敌,一直到暗黑破坏神。rnrn 当时在学校内有一个游戏房,当时的游戏房还不能和现在的网吧相提并论。但对学生的吸引力那是相当大的,尤其是计算机系的学生。整个机房里,几乎都是我们系的。当时和老板是很熟,课余时间我们去的话,如果有空闲的机器,老板是随便我们玩的,不收钱。因为我们都是他那里的VIP用户了。rnrn 玩物丧志在这时候得到了良好的体现。我们这些人像中毒一样。这个机房就像有无穷的吸引力。我们宿舍最要好的三个人,到后来,只能从另一条道绕一大圈去自习室,因为如果走机房旁边的路,那么我们的终点肯定是机房。那种感觉就是不由自主。有一次一门专业课第二天就要考试,可前一天晚上我实在扛不住了,扔了书本去机房玩了几个小时,整个人才精神起来。rnrn 中毒了,这的确是中毒了。rnrn [b]第七段:四大杀手[/b]rnrn在我们学校的计算机系,历来有四大杀手之称。这个称呼在进校时,就从高年级的老乡那里听到。所谓四大杀手,就是教四门专业课的老师;为什么称之为杀手,就是有两个特点:一是卷面分如果是59.5分,那么也是不及格,补考;二是补考通过率比正常考试还低。一般的大学考试都有一个默认原则,就是老师会根据考试的情况,酌情调整分数,保证不通过的人数就是那么几个。因此诸如开根号乘十的公式常常会得到应用。但是在四大杀手面前,没有这个原则。rnrn四大杀手之下,冤魂甚多。据说有人补考了六次还没有过,大四毕业了拿不到学位证书,因此在最后一次补考时,铤而走险,结果因为作弊被学校开除。杯具啊。rnrn在四大杀手的威名下,我们是谨小慎微,如履薄冰。考试前,做了充分的准备。比如我,就找到高年级的老乡,拿到上一年的试卷,从头到尾一字不拉的反复背诵了N遍,最终得以通过考试。我的成绩是七十分。要知道,我们考试的试卷,与上一年试卷的重合率是百分之八十。回想一下,汗流浃背,如果我没用这一招,肯定是逃不过黑手。可怜我那高年级的老乡,由于没有做好准备,该科目补考了两次。顺便说一下,这门课,就是《编译原理》。rnrn[url=http://topic.csdn.net/u/20100114/15/d4771193-0a43-4235-8e7d-048224d3ed2c.html?028418830072404066]下一章[/url]rnrn[url=http://blog.csdn.net/happyparrot/archive/2010/01/13/5185300.aspx]博客[/url] 论坛

[原创]我的大学(下篇)

01-14

[url=http://topic.csdn.net/u/20100113/22/71b6344d-3863-495f-b047-3cb933efa43d.html?71923]上一章[/url]rnrn[b]第八段:考前突击队[/b]rnrn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有考前突击队的经历。我在大一的时候,还是比较用功的,也是沿袭了高中的一些习惯;到大二时,已经开始逃课了,到大三就更不用说了,能每天一课就不错了。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,除了学习成绩好的外,大多如此。我曾经总结过,七点半就往教室走的,那肯定是一年级的;八点钟在往教室走的,那一般是二年级的;九点在往教室走的,除了直接上第二节课的以外,那是三年级的。对不起,路上没有四年级的,因为要么不在学校,要么还在睡觉。rnrn 不上课怎么应付考试呢?那只有做考前突击队员了。很多课程都是考前一周才开始拿起书看的。当然,不会傻到从头到尾看,而是会拿起两类圣经:一是往年的试卷;二是题库。大学的专业课,一般都有题库的,老师也没有这么勤奋,每年出新题。因此试卷都是从题库中抽样出来的。而且专业课的题库量是相当有限的。因此如果得到题库,那要过专业课考试,简直易如反掌;其次就是多拿点往届的考题,综合下来基本上也覆盖大半个题库了。rnrn [b]第九段:玩物丧志[/b]rnrn 在大学里,除了游戏害人外,还有一个东西,也是误人子弟,而且颇有风险,那就是赌博。赌博是个高风险的活动,因为一旦被抓,立马开除。然而我们就是这么顶风作业,而且很是盛行。一来我们宿舍在顶楼,来往的人少;二来班主任和辅导员实在是见面太少,而且都是女的,到男生楼估计也不方便。rnrn 开始的时候,是玩红四,一般一把牌是一张饭票。那时候大学生还享受每个月三十元左右的补贴;学校就发饭票(当时还没有饭卡),一张饭票价值五角。惨的时候,一小时能输掉一本饭票,把当月的伙食费给输光了。rnrn 后来就玩起麻将,把书桌拼起来,铺上厚厚的毛毯(不然声音太大),赌注也更大了,一元钱一把。顺的时候,一小时能赢好几十。有一次玩的投入,连班主任来都不知道。还在没有进我们打麻将的房间。真是惊险啊。rnrn 打麻将对我的影响,更体现在大四的时候找工作。有天晚上,正在兴头时,一个同学进来告诉我们,有个惠州的单位招人,只要投简历就要。当时我们宿舍三个最要好的都在玩,就商量着第二天再去。结果第二天,那个单位看到人多,就开始挑剔了,由于我的成绩只是班里的平均分,所以把我一个人刷下来了。此后也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。现在看到他们现在腰缠万贯,真是悔啊。rnrn rnrn在大学这四年,通过一些事,也有了一些人生感悟,到现在还影响着自己。rnrn [b]动力论[/b]rnrn 学习成绩不好,是因为进了大学后,动力全无,感觉所有的劲在高中就全用光了。这使我对一些东西又有所感悟。比如有些人,小学的时候成绩挺好的,可到初中就落下了;然后有些人初中也相当优秀,可到高中就倒下了;然后就是像我这样,高中还不错,大学就不行了,甚至还有毕业不了的,更惨的是沦落到作弊导致被开除的。我想,这些人在小学,初中,甚至高中都可能是佼佼者,作弊对他们来说因该是很遥远的事情。这个规律也在我高中的其他同学身上印证,比我成绩更好的同学,也就是大学毕业了事,而高中时成绩中等的两个同学,最终一个医学博士,一个化学博士,最终都到美国发展了。rnrn 这个现象的原因,在我看来归结于动力和兴趣。当面对新的环境时,如果对于外界的诱惑和干扰你无法战胜自己,那么就会被吞噬,被俘获。如果未来对于工作,对于人生也都是如此,那真是莫大的悲哀。也许最终你会问自己:我为什么活着?rnrn [b]这山望着那山高[/b]rnrn 进大学没到一个月,收到我高中同学的来信,他在上海的一所大学。他说对自己的学校很失望,本以为会是一个崭新的环境,没想到学校破破烂烂的。还认为我们学校一定很漂亮(估计是看了高考前的招生广告了)。可他哪里知道,西安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真是无风三尺灰啊。晾在窗外的衣服,一天下来能给你沾一层灰;他哪里知道,西安的房子外墙根本是不刷石灰的,更别说瓷砖了。因为即使这么做了,过不了多久,墙都会变成统一的灰色;他哪里知道,西安交通大学是一座建在坟堆上的大学,搞不好你挖地三尺就能掘出个古墓来。就我所知,我在大学的这几年,至少挖出三个古墓。rnrn 造成我的同学这种思想的原因,就在于他没有实地的考察,只是凭一些资料图片,就简单的认为那个地方是好地方。从此我也明白一个道理,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.当你不亲身体验之前,不要妄自下结论。这个特别体现在程序员们对待工作上,在跳槽这个问题上,还需要自己更慎重的考虑。一个错误的决定可能让你后悔莫已。rn[url=http://blog.csdn.net/happyparrot/archive/2010/01/14/5188968.aspx]博客[/url] 论坛

我的大学十年(2)

07-12

模?rn的作品夹在杭电的作品之中,没名没姓。我只好从塑料袋上剪下“浙江大学”四个字, rn贴在展板上撑撑门面。 rnrn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清华大学就一直在浙江大学头上“作威作福”,我好歹也争 rn了一口气。可是颁奖时,组委会竟按地方顺序从北京念起,我沦落到第七,差点咽气。 rnrn我曾在上海的一辆公共汽车上与一位北京来的旅客聊天,此公极健谈。似乎他到 rn上海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发掘北京的优越性。见我挂着浙江大学的红色校徽,且对清 rn华、北大并不神往,不禁十分迷惑,就问:“浙江大学在浦东还是浦西?我要去看 rn看。” rn北京已经是极度优越了,那里的处长局长比我见过的土豆还多。就请不要把什么 rn鸡皮蒜毛的好东西都拿走,给我们留点希望吧 rn1997年11月,在穷得快挨饿的时候,我获得了中国大学生跨世纪发展基金特等奖 rn(全国共20名,奖金1万元)。在人民大会堂领奖时,我以为能碰到宋健等人物,不料 rn见到的却是政协的人手,不禁甚为失望。给我们出钱的是一个靠资本运作发财的集团, rn在宴会前,该集团领导人和我们座谈,他什么不好吹偏偏吹自己是个高科技企业。 rn刚拿了“跨世纪发展基金”,又马上获得“浙江省青少年英才奖”,浙江大学也 rn给我发奖学金。比起那些一个月只有300元工资的博士生们,我简直是“暴富”。还了 rn朋友们给我的“救济款”后,仍然是个“富翁”。我老是觉得手头的钱是抢劫来的,心 rn里不踏实。于是找浙江大学校团委“诉苦”,请校团委把我的“不义之财”捐给浙大的 rn贫困学生。校团委的老师热情而坦诚,说愿意等我成为真正的富翁时再接受捐款,现在 rn不能让我“杀鸡取卵”。但为了能让我表达心意,建议我资助“希望工程”的中学生, rn让我选了5个初一的学生,每个学生500元。我轻浮地以为自己真的帮助了5个中学生, rn直到1998年暑假我见到了其中的一个中学生,才发现自己做的好事只不过杯水车薪而 rn已。我是到了自己贫困失意时才真正去帮助那些孩子的。 rnrn在1997年,我在学生时期的荣誉已登峰造极,觉得自己的翅膀已经硬了,不想再 rn混下去。我总以为自己是第二个史玉柱,应该开个软件公司来振兴民族软件产业。我曾 rn到东软集团(沈阳)参加“民族软件产业青年论坛”,大不咧咧地作了一次演讲(现在 rn发现演讲的内容没有一项是可以操作的)。杭州有一个记者来采访我,我谈了一天的理 rn想,记者还是没听明白,干脆自己写新闻报道,并且含蓄地做了一个广告:万事俱备, rn只待投资。 rnrn由于我能说会道,频频上电视,引来近10个投资者。我选择了一位年龄比我大一 rn倍、非常精明的商人作合伙人,成立了“杭州临境软件开发有限公司”。彼时,我可谓 rn光芒四射,名片上印着“以振兴民族软件产业为已任,做真实、正直、优秀的科技人 rn员。”浙江大学想开除我,被我“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”安抚住。 rnrn我当时想开发一套名为Soft3D的图形系统,此系统下至开发工具,上至应用软 rn件,无所不包。公司名字起为“临境”有两个含义:一是表示身临其境,这是我对图形 rn技术的追求;二是表示快到了与SGI公司称兄道弟的境界,这是我对事业的追求。“临 rn境”这个名字我在读本科时就已经想好了,1997年底公司成立的那一天,我有一种“媳 rn妇熬成婆”的悲壮感觉。 rnrn我从实验室挖来一位聪明绝顶的硕士生做技术伙伴。他叫周昆,年龄很小(1978 rn年出生),研究能力极强。如果按照浙江大学计算机系博士生毕业的论文要求,他入学 rn读硕士的那一天就可以博士毕业。周昆的头明显比我的大,估计其脑容量至少是我1.5 rn倍。我曾经以师兄的身份为他洗过一双袜子,他因此觉得我是个好人。我俩一拍即合, rn常常为Soft3D的设计方案自我倾倒。一想到Microsoft公司的二维Windows系统即将被 rnSoft3D打击得狼狈不堪时,我们就乐不可支,冲劲十足。 rnrn我已经把“振兴民族软件产业”列入日程,并且提前担忧将来钱挣得太多用不完 rn该怎么办。1998年5月份,我们做了一套既不是科研又不全象商品的软件。软件产品宣 rn传了几个月,并没有出现订单如潮、接应不暇的局面(事实上压根就没有反应)。我意 rn识到没有找对市场,但仍觉得产品中的一些技术很有价值,将它改装成其它软件也许能 rn开创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”的新局面。 rnrn于是我向只有一面之缘尚在北大方正工作的周鸿一求助。他是真正的软件高手, rn当我小心翼翼地展示约10万行C++代码的软件时,他竟在十几分钟内就指出多处重大的 rn设计错误,使我目瞪口呆地意识到整个软件系统的价值为零。那种心痛啊,就象眼睁睁 rn看着孩子被狼吃掉一样。 rnrn到1998年10月,我用光了30万元资金。周鸿一再一次从北京飞到杭州,三下五除 rn二替我把只活了一年的公司给关闭掉。他放心不下,觉得我“恶病需用猛药补”,于是 rn意尤未尽地把我捉到北大方正插在他管辖的部门,让我学习怎样做事情。 rnrn北京寒冷的冬天可以营造一种凄凉的气氛,冲去一切可以自我原谅的借口。我并 rn不是太爱虚荣的人,知道这次失败是我的毛病积累到一定水准忍不住喷发出来的结果。 rn我绝不能以年纪尚轻不太懂市场与管理为理由轻率地敷衍过去。 rnrn从北大方正“劳改”了两个月回来,我心服口服地承认失败了。我把察觉到的数 rn十个毛病列出来,日后一个一个克服掉。我写的《软件工程思想》一书,大部分内容取 rn自我开公司失败的教训录。我现在能客观地从可行性分析角度说明我和投资方所犯的主 rn要错误,以祭我那幼年夭折的软件公司。 rnrn我的主要错误: rn(1)年青气盛,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,想一下子做成石破天惊的事。我的设 rn计方案技术难度很大(有一些是热门的研究课题),只有30万元资金的小公司根本没有 rn财力与技术力量去做这种事。分析经济与技术可行性,即可否定我的设计方案。 rn(2)我以技术为中心而没有以市场为中心去做产品,以为自己喜欢的软件别人 rn也一定喜欢。我涉足的是在国内尚不成气候的市场,我无法估计这市场有多大,人们到 rn底要什么。伙伴们跟着我瞎忙乎一整年,结果做出一个洋洋洒洒没人要的软件。分析市 rn场可行性也可以否定我的设计方案。 rn(3)我做到了“真实、正直”,但并没有达到优秀的程度。我曾得到很多炫目 rn的荣誉,但学生时代的荣誉只是一种鼓励,并不是对我才能和事业的确认。正因为我不 rn够优秀,学识浅薄,加上没有更高水平的人指点我,才会把事情搞砸了。 rnrn投资方的主要错误: rn(1)投资方是个精明的商人,他把我的设计方案交给美国的一个软件公司分 rn析,结论是否定的。但他觉得我这个人很有利用价值,希望可以做成功其它事情,即使 rnSoft3D软件做不成功,只要挣到钱就行。这种赌博心态使得正确的可行性分析变得毫无 rn价值。 rn(2)由于我不懂商业,又象所有单纯的学生那样容易相信别人。他让我写下了 rn不公正的合同,我竟然向他借钱买下本来就属于我的30%技术股份。他名为投资方,实 rn质上双方各出了一半的资金(他出51%,我出49%)。他在明知Soft3D软件不能成功的情 rn况下,却为了占我的便宜而丧失了应有的精明,最终导致双方都损失。 rnrn关闭公司时,他搬走了所有的固定财产。我明明投入了技术,又亏了15万元,却 rn一无所得。几个月后当我意识到不公平而找他协商时,他说:“只能怨你自己愚蠢,读 rn到博士,连张合同都看不懂。”我觉得自己在此事上虽愚但不蠢,真实、正直的品质加 rn上不懈的努力会让我变得有智慧。自己的奋斗没什么可以后悔的,学到的远比失去的 rn多,下一次会做得更好。 rn公司关闭后,我就面壁反省,补习基础,准备为几年之后“东山再起”养精 rn蓄锐。 rn大学十年(四)rn1999年1月,有一个民营企业家G先生向我请教一个问题:“我给一个年轻人 rn投资了100万元,建立一家从事环保信息应用开发的软件公司。他曾许诺一年内创利润 rn上千万元,可是才过去5个月,他就把100万元用完了,什么也没挣到。我实在不明白是 rn怎么回事,请你帮我分析分析。” rnrn  这位G先生年龄有我的2.5倍,曾在西北当过几十年的技术兵,性格豪爽。他 rn投资的那个年轻人叫Y(以下称Y经理),自称有英国的管理学文凭,能对公司的市场、 rn技术、管理一把抓。G先生喜欢说“钱我没问题”,于是想也不想就投了100万元,并且 rn给Y经理40%的股份。 rnrn  G先生请Y经理到家里坐谈。我那时突然狡猾起来,自称是G先生的远房亲 rn戚,在浙大读半导体物理,特羡慕那些做软件的同龄人,渴望听听Y经理的高见。Y经理 rn果然信口开河,滔滔不绝,连绵不断,如黄河泛滥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我激动地想去参 rn观他的公司和产品,并表示要抛弃物理专业,立马转向软件专业。 rnrn  Y经理得意而笑:“对于IT行业你就不懂了,我们经营的是一种理念而不是 rn产品,这是国外最先进的思想。你可以来参观我的公司,但你看不到具体的东西,只能 rn用心去领会。” rnrn  这屁话比曹元朗的诗还臭(《围城》)。我搞软件只有8年功夫,说我不懂 rnIT行业并不过分。可我读了10年大学都没听到过如此“先进”的思想。如果这是英国管 rn理学教育的成果,我认为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个曾经是“日不落帝国”的衰败的真正原 rn因,有必要找英国首相切磋一番。 rnrn  我对G先生说:“Y经理根本不懂技术,为人极其浮夸。应马上关闭公司,以 rn绝后患。那100万元你也亏得起,就买个教训吧。” rn  G先生说:“钱我没问题,那100万元就算我在澳门赌博输掉了。” rnrn  1999年5月,G先生又来找我请教另一个问题。 rnrn  他说:“小林啊,你上次说得很有道理,我接受了教训。” rn  我说:“那是好事,不论年龄大小,知错就改总是好孩子嘛。” rn  他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几个月,Y经理又花了我100万元。” rn  我当时差点给噎死,气凶凶地训G先生:“我早跟你讲过,Y经理不是好东 rn西,叫你关闭公司你不听,你老说钱没问题,亏你200万元活该。” rn  老先生象犯了错误的小孩子:“Y经理每一次向我要钱时,都拍拍胸脯保证 rn下个月就有利润,所以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掏钱给他,希望能 论坛

[原创]我的大学(上篇)

01-13

[url=http://topic.csdn.net/u/20100112/15/e11e013a-0bb4-436a-8d7a-15ae3fc4d834.html]上一章[/url]rnrn 大学这四年,可说是我人生中最无为的一段时光,和高中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阶段。当然,也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一段时光,因为不像高中一样那么有压力,有目标。rn我在大学生涯很是中庸。何以为证?第一,就是我的成绩一直在班级中处于中游,即没有得过任何奖学金,也没有补考或者重修过任何一门课程,基本上我的成绩就代表了班级的平均分;第二,直到大学毕业那年,当了我们班四年班主任的老师不知道我是谁。说明我即不是优等生,也不是劣等生,一般这两类学生对老师都有着深刻的印象(很遗憾,我连浅浅的印象都没有给老师留下)。rn 大学这四年,就这么庸庸碌碌的过了。当然,这其中也有一些有意思的片断,也许有一些也在您的身边发生过。rn [b]第一段:键盘上的舞蹈家[/b]rn 大一的上半年,计算机专业有个课程,就是指法课.作为程序员,键盘上的舞蹈家,键盘输入的指法是基本功.因此有这么一个独立的课程.当时看到城里的同学那么轻松自如的输入英文字母,简直是太羡慕了,这时候我还处于满键盘找字母的状态,别说是盲打了.rn 经过三个月的特训,我终于学会了盲打,而且速度一点不比城里的同学差。不过由于练习的时候只练了字母,所以至今输入数字还不是太好。不过,现在看着不少同事还在很蹩脚的敲键盘,觉得自己还是挺庆幸的。rn [b]第二段:叶利钦和叶玉卿[/b]rn 不太清楚计算机系和物理有多大关系。反正大学的第一年还开了物理课。这是我最头疼的东西。物理老师是个糟老头(之所以这么说,并不是对老师的不敬,而是确实有些不修边幅)。记得第一节课时,老师先进行了自我介绍,说他叫叶应钦。不过这个老师好像是四川那边的人,普通话实在是不太好。所以我们大多听成了叶利钦或者叶玉钦。结果这个雅号就一直伴随着这个老师一生。rn 物理是我最不好的课程,从初中开始对物理就特恐惧。因为不知道为什么,在做应用题的时候我分析成功的概率很低。由此,在物理期中考试的时候,我的所有的应用题全部答错,最终得了58分。这是我在大学期间唯一的一次不及格。rn 叶老师把我训了一顿,甚是语重心长。结果期末考试我居然神奇了一把,考了我在物理史上的最高分,92分。没有想到物理课我居然有善终。rn 很遗憾的是,我们的叶老师由于不修边幅,不懂养生之道,在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。rn [b]第三段:军训[/b]rn 我不知道大家在大学期间的军训是在什么时候进行的。就我现在所在的附近的几所大学,都是新生刚入校的9月份进行。而西安交通大学则不是。军训都是安排在一年级结束后的暑假进行,也就是七月份。rn 可以想象一下场景:在古城西安,灰黄色的天空下,没有寸草的操场上,阵阵热风卷起灰尘,形成着小型的沙尘暴;太阳火辣辣的直射这地面。在地面温度起码40度的环境下,一队可怜的学生,穿着古朴的军装,皮带周围和背部都是白花花的盐的结晶体,排着队伍进行着匍匐前进的训练;卧倒了进行射击训练,可那枪上的把手已经被太阳晒的滚烫了……rn 至今这个场景让我后怕。更可恨的是,到七月份的时候,学校居然把道路两旁那些梧桐树的树枝全部修剪掉了。想躲太阳都没有地方。rn 但是,就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,我还是完成了一个自己觉得比较愉快的军训。说愉快是因为我过的还不错,并且还有些有意思的事情发生。rn 我们系四个班,每个班大约5名女生,被独立成一个女生排了。剩余的男生编成三个排,三个排合成一个连。连长和二排长是我老乡(都是一个省的,其实在我眼里,不是我们一个县的都不算老乡);一排长和我一个也在西安上学的高中同学是熟人,他们的父亲是战友,并且我这个同学居然托一排长关照我;我自己在三排,排长不知何故,对我非常友好。所以总的来说,我就是比较容易混的了。rn 好混体现在几个方面,一是可以偷工减料。在训练侧高姿前进时,每次该轮到我时,排长总会说,先到这里吧,大家休息;二是可以开后门。每个连都要抽出一个班的人,成为连队的军姿班,结果我也顺利入选。rn 那时候天热,训练一些时间就会休息一会。一休息大家都会去小店买冰水喝,就是那种塑料袋装糖水,然后放冰箱里冻起来的那种。我们喝了都没有事。本来我们是也给连长他们买的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有纪律,一直不喝。直到又一次可能太渴了,就喝了一袋。结果第二天就没有看到连长,原来是拉肚子了,挺惨。rn 军训结束的时候需要进行汇演。其中有一个晚会,每个连都要有节目。我们连节目是大合唱一首红歌(记不清名字了,好像歌词开始时“雪皑皑”什么的),同时还要编排舞蹈,结果我又被“照顾”了。进行了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文艺演出。rn 军训的最后一个科目是射击,结果我的射击实在是太差,就打中一枪九环,打完后发现我是第一个站起来的。后来连长沉痛的告诉我,由于我射击实在太差,没法照顾我成为军训标兵了,本来都内定的。不过好在最后把我的射击成绩从九环改成三十九环,顺利的结束了军训生涯。rnrn[url=http://topic.csdn.net/u/20100113/22/71b6344d-3863-495f-b047-3cb933efa43d.html]下一章[/url]rnrn[url=http://blog.csdn.net/happyparrot/archive/2010/01/13/5184317.aspx]博客[/url] 论坛

没有更多推荐了,返回首页